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新闻 >

替人考二级“不敢游太快” 体育“枪手”很疯狂

  

  花钱蒙混过关、使用兴奋剂,这些并非体育特招专项测试的全部猫腻。有的考生另辟蹊径,他们的方式是找“枪手”代考,成功后予以重金酬谢。昨日,记者联系上了资深“枪手”宋超(尊重受访者意见,文中人物均系化名),他自称曾在两年内疯狂地代考7次,先后帮助7人顺利拿到游泳二级运动员证书,让他们在高考中获得加分。

  30岁的宋超现在是记者的同行,就职于广东一家媒体。他从小学就开始接受正规的游泳训练,13年前就读于重庆某中学时,还一度入选了专业队。参加高水平运动员体育专项测试,对宋超来说如同小儿科。1996年的一天,一位读高三的朋友找到宋超,希望他能“帮忙”参加即将开始的重庆市青少年游泳比赛,争取获得一张二级运动员证书,享受高考加分的好处。宋超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而且分文不收。

  对于可能被揭穿的后果,宋超说他从来没有担心过,“自己以前在专业队练过,长年在游泳这个圈子里混,和比赛的裁判都是熟人了,他们不会揭发的。”宋超告诉记者,虽然当地的体育主管部门也会派人进行现场监督,但他自有对策,“比赛监督都坐在看台上,我把游泳帽、游泳镜一戴,他们啷个认得出来嘛?只要场下的裁判不揭穿,就没有任何问题。”

  宋超向记者直言,他在两年之内帮7个朋友拿到了游泳二级运动员证书,“纯粹是帮忙,我一分钱都没有收。”说完后,宋超反问记者,“我是不是太嚣张了?但在比赛的时候,我确实很小心,不敢游得太快,否则太打眼了。”对此,记者深信不疑,因为对于一名国家级健将水平的选手来说,过二级确实是小儿科。

  记者的中学同学欧洋有着和宋超相似的经历。1995年,欧洋是成都某中学田径队队员,他昨日向记者透露,他读高中时体育特招、高考加分测试中的代考现象非常普遍,“每年的测试之前,一些郊县的代表队都会提前到成都,托熟人找高水平的运动员帮着考试。”

  欧洋向记者介绍了当时在田径测试中代考的基本程序:真正的考生先到赛场进行检录,拿到比赛的号码布后,跟着其他考生一起进田径场待考。在场内热身的时候,考生就找准机会消失,将号码布交给在场外等候的“枪手”。由于田径场不是全封闭的,现场管理相对松散,这让考生和“枪手”的交接有了可乘之机。由于“枪手”手中有货真价实的号码布,考官一般都不会再验明正身了。

  欧洋说,这就像大变活人一样,“偶尔有同组参加测试的选手会好奇,刚才检录的时候明明是一个人,但到了跑道上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但很少有人揭发,大家心照不宣。”此外在跆拳道、武术等个人项目的体育专项测试中,以上的代考方式也非常普遍。

  而在足球、篮球等集体项目的特招、高考加分测试中,弄虚作假者大都采用“假打”的策略。在球场上认识的朋友肖遥告诉记者,他前两年就“帮助”了一名连足球都没怎么踢过的霍同学获得了足球二级运动员证书。

  据肖遥回忆,他当时与霍同学所在中学的足球队教练关系不错,他就从中牵线搭桥,让教练将霍同学召入队中,参加了一次全省足球比赛。由于该校足球队水平很高,轻松在全省比赛中进入四强,根据规定,队中50%的队员都获得了二级运动员称号。

  而在这批二级运动员中,霍同学榜上有名,尽管他在比赛中一分钟也没有上场。肖遥说,霍同学的父母为此付了1万元,而且给得非常痛快,“小霍高考加了20分,后来如愿以偿进了某高校。”本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