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新闻 >

投资公司受让上市公司股权行为透视

  

  自去年6月财政部解冻上市公司国有股权转让以来,社会上各类资金对于受让国有股权“入主”上市公司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大批企业蜂拥而上,尤其是投资类公司的表现更加抢眼,大约三分之一的上市公司股权受让都与其有关。

  除了少数特定领域的投资公司之外,大多数投资公司的产业背景都不甚明晰,这一点决定了其主要目的不在于企业经营,而在于资本运作。那么,投资类公司进入上市公司后具体做了哪些事?对上市公司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记者为此对沪深两市1997年以来投资类公司入主的部分上市公司情况进行了抽样调查。从抽查情况看,尽管大多数投资公司在入主时都宣称自己将如何促进上市公司发展,好处如何的多,但入主的目的其实大不一样,对上市公司的所作所为也就千差万别。我们大致可以将之分为五种类型。

  一是“借壳发展”型。这一类主要是为自身或集团打造融资平台,为企业发展创造条件。雄震投资入主龙舟股份、深圳聚友网络投资入主泰康股份,以及深圳清华创业投资入主粤华电等,都属于这一类型。1998年雄震投资入主当年亏损的龙舟股份,首先进行产业结构和内部管理调整,2001年开始对上市公司进行大规模的资产置换,注入雄震科技股权,明确高科技产业发展之路。重组前雄震集团2000年实现的每股收益仅为0.009元,2001年重组后的每股收益为0.28元,2002年每股收益达到0.34元。

  二是“圈养变卖”型。这一类入主的主要目的,就是想方设法让所持股权增值,然后转手套现,比较常见的运作方式,是利用配股、增发等再融资手段增值股权。有的公司入主上市公司后只操心再融资工作,精心安排再融资项目,一旦实施再融资,即刻转让股权。富邦投资入主云南保山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它在入主后做了三件事,其一是每10股送5股,其二是公司更名为“富邦科技”,其三是准备了3个配股投资项目,申请每10股配3股。配股缴款刚刚完毕,富邦投资向两家公司转让了所持法人股,当初投入的3300万元在两年半后成功变现了7500万元。

  三是“先予后取”型。这一类入主的手法是先注入新资产,以使上市公司焕然一新,一旦时机成熟,便套现退出。此中例子,以华馨投资入主ST国货较为典型。它在入主后,首先进行业务重组整合,将上市公司更名为“健特生物”。依靠无锡健特盈利能力较强的“脑白金”产品,“健特生物”每股收益由2000年的-0.40元迅速提升至2001年的0.315元和2002年的0.624元。去年底持有无锡健特10%股权的上海健特又宣布,将“脑白金”注册商标所有权以1.46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无锡健特,退出脑白金产品销售业务。这一巧妙安排使得华馨投资仍持有健特生物的控股股权,而上海健特已悄然从上市公司那里套现退出。

  四是“买卖中介”型,即所入主的上市公司往往在其主导下,出现了较频繁的资产收购或出售下属企业股权的举动,有人曾形象地喻为“频繁开关资本抽屉”,比如汇通水利、物华股份等。有的上市公司投资发展方向因此而多变,让投资者很难把握整个上市公司未来的发展脉络,有的甚至还有利用所拥有的投资项目或企业股权向上市公司套现之嫌。

  五是“杀鸡取卵”型。这类投资公司在入主上市公司后,根本不采取措施支持企业发展,反而通过恶意占用、恶意担保等手段掏空上市公司。比如华银投资利用生物医药概念成功入主望春花后,几乎没有正面支持过望春花的发展,占用抽离上市公司资金1.42亿元,令上市公司业绩大幅下滑。

  上述五类投资公司当中,第一类投资公司由于实实在在做些实事,通常受到市场的欢迎;第二、三类投资公司的行为应当说比较符合资本逐利的本质,只要其做法不违反证券市场法律法规,市场也是可以理解的;第四类投资公司的行为相对比较复杂,也比较常见,其性质与影响需要视具体情况而定;第五类投资公司的行为严重损害了上市公司和投资者的利益,通常为市场所不耻,监管部门也加大了查处力度。

  随着投资类公司不断向上市公司渗透,投资者一定要擦亮眼睛,看清楚其入主的真实目的,分清其类型,避开其中的投资陷阱与风险。